伟德BV下载

你的位置: > 伟德BV下载 >

有房一幢却寄人篱下 漂泊一生仍居无定所

已阅读:次  更新时间:2019-04-11 06:43  作者:admin  

  2003年12月11日,本报接获来自大洋彼岸的一份传真,旅美侨胞陆振明来信反映父亲在大陆的房无法得到保护,法院执行久拖不决:陆老先生有房一幢,却寄人篱下,漂泊一生,依然居无定所。老先生不唏嘘不已,我的房子,法院早已判决,他们为何会置之不理,敢当儿戏呢?

  87岁的老华侨陆平安先生,侨居委内瑞拉50年,大半生在国外漂泊。近年来祖国欣欣向荣,国泰民安,深深吸引着陆老先生眷恋家乡的心,希望与同样80余岁高龄的老伴回到上海老家,叶落归根,能度过一个幸福的晚年。

  然而,回到上海,怀揣着1995年政府发还给他的房产权证,陆老先生却进不了家门。文革期间国家作为公房出租给5户居民的房,因住户拒绝迁出居住地,而使得陆老先生夫妇有家难归。陆老先生状告住户迁让的案件也已经胜诉6年,但该案至今执行未果。

  陆老先生有房一幢,却寄人篱下,漂泊一生,依然居无定所。陆老先生不唏嘘不已,我的房子,法院早已判决,他们为何会置之不理,敢当儿戏呢?

  2003年12月11日,本报接获来自大洋彼岸一份传真,旅美侨胞陆振明来信反映一起父亲房无法得到保护,法院执行久拖不决的情况:家父陆平安,上海人,侨居委内瑞拉近50年,他在上海市虹口区有一幢3层楼房,1995年落政办发还我们产权证,且终止了一、二楼的租赁关系,三楼转为代经租。

  由于占住该房的5户人家拒不搬迁,故家父于1996年诉至法院,1997年上海市虹口区人民法院作出判决,令一、二层4户人家于2年内迁出。其中2户提出上诉。1998年,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维持原判的判决。然而6年后的今天,1至3层的5户人家均拒不搬迁。他们非但未付分文房租,更毫无寻找房屋的意思,抱着侥幸心理认为政府不会让他们露宿街头,必须为他们寻找新房,而拒不搬迁。

  我不明白他们在2年期满后既无出示任何表示有搬迁意思的证据,也没向法院和我们申请延期,怎么可以强占而拒不搬迁呢?我更不明白法院为何不保护业主的有财产,执行判决怎么可以人情化,甚至终止执行呢?

  6个月来,家父家母两位80余岁的老人,从盛夏酷暑到腊月严寒每星期去虹口法院询问案情进展情况,他们见过7位以上的法官,但至今仍无结果。基于人道主义请不要再让两位老人在寒冷的冬天在法院门口徘徊了。

  中国政府鼓励海外华人、学者心系祖国,热爱祖国,回国投资,参加建设,贡献自己的专长与经验为祖国服务,但是祖国热爱我们吗?我们能得到中国宪法及法律的保护吗?我们不求优待,只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不要让法院的判决变成废纸一张。

  据记者了解,陆平安先生的房坐落在上海市虹口区鲁迅公园旁边的黄渡路107弄14号,共3层,为砖木结构。它的邻居15号是闻名遐迩的我党地下工作者李白烈士的故居。

  据陆平安称,解放前夕他离开了上海到了香港、日本,并于1956年辗转到了南美的委内瑞拉,一呆便是50年。

  1995年8月7日,虹口区人民政府落实房政策领导小组办公室向业主陆平安发出通知:

  自1995年7月1日起归还产权,由你自管,并相应的向5户居民发出通知,与房管所建立的租赁关系应即终止。

  落实政策,发还了产权证,陆老先生欣然回国。但是5户居民以各种理由不愿迁出。有家难归的陆老先生夫妇迫不得已于1997年9月先后向虹口区人民法院状告严美英、陈大媛、潘肇仁、杨潘兰等5户居民,以原被告无租赁关系为由,要求被告迁出黄渡路107弄14号。

  1949年原告(陆平安)离开大陆,该房由严先发一家迁入使用。严先发及亲属住底层后间及二层全部,底层前间及三层全部由严先发出租给他人使用。1967年11月严先发将整幢房屋交国家管理。虹口区房管局接管后,三层原住户进行了交换,底层前间的住户迁出。1980年严先发的女儿严美英一家从新疆返沪定居。翌年8月房管部门将该房底层前间增配给严美英的女儿一家三人居住使用,底层厨房间、二层卫生间为合用。

  法院认为,业主的合法权益应予保护。现原告(陆平安)对被告居住的房屋享有产权,原被告之间又无租赁关系,原告要求收回自用,合理合法,依法应予支持。

  法院先后对几位被告作出判决,自判决生效起2年内,均从黄渡路107弄14号迁出。

  然而,判决生效至今已有5年有余,5户居民均以各种理由没有搬离黄渡路107弄14号。

  2004年1月5日下午记者先后两次前往黄渡路107弄14号,但大门紧闭。下午4时,终于见到了底层前间的严美英及2楼的陈大媛及其儿子严伟德。

  三人见到记者均是一脸的苦楚,似有难言之隐。严伟德对记者称,我们一、二层4户人家都是亲戚,并且与陆平安也是亲戚关系。陆平安的岳母与严先发的母亲系亲姊,并称严先发与陆平安的夫人肖月梅也系表姊。

  1949年陆平安离开上海之前,是他叫来严先发来这里看房子的,历经50年,相继4代,一直为陆平安看管房子。我们认为黄渡路107弄14号的确是陆平安的产业,理所当然应归还他们,但前后50年代管房子,引起的后果,陆平安、肖月梅也应承担他们的责任,50年来我们代管人没有功劳,也有苦劳,陆平安、肖月梅应该支付代管费。现在不是我们不想搬迁,而是无栖身之所。

  对此,陆老先生表示了不同看法,称与严家无亲戚关系,如果严伟德称与其有亲戚关系,请他拿出凭据来,并指出严伟德及其他几户人家均有房子,严伟德不是无栖身之地。

  至于此案为何久拖不决,2004年1月2日、5日,记者2次前往虹口区人民法院进行了采访,该院办公室主任朱梅华接待了记者。

  记者了解到,陆平安要求居民迁让房屋一案,由于系历史遗留问题,案情特殊,牵涉面较广,引起了虹口区人民法院有关领导的高度重视。

  2003年6月14日,法院李康民院长亲自接待了陆平安及肖月梅夫妇,详细了解了案情,并进行了相关批示。

  据记者了解,2003年的12月25日,底层后间的林梅仙已经迁出,陆平安已经拿到了4把钥匙。久拖未决的执行案终于迈出了可喜的一步。

  朱主任对记者称:此案已经引起了法院领导的高度重视,我们尽量在春节前给陆老先生

客服时间:(9:00-18:00)
(周六日休息)